首页 未解之谜 奇闻怪事 宇宙奥秘 自然之谜 考古发现 科学探秘 历史趣闻 UFO探秘

当前位置:49363网 > 未解之谜 > > 正文

中国15大灵异事件未解之谜(6)

更新:2013-01-21 06:08


  
  怀疑归怀疑,谁也不敢就这么肯定,倒是风言风语传到了老太太大儿子耳朵里,愁的他睡不着觉,这天夜里正在床上翻来覆去,突然听见院子里有小孩轻轻一啼,陡然停止。
  
  大儿子慌忙起身在窗户上舔了个小洞,看见院子里月光下老太太象是抱着什么东西,轻轻闪进了小屋子里,大儿子犯起来滴咕:我妈不是起不来床吗?怎么突然晚上出来散步了,莫非。。。大儿子不敢多想,悄悄推开门,偷偷走到小屋子门前,猛一推门。
  
  月光一下子钻进屋子,把屋子里印的雪亮,月光下,跪在床上,面向墙壁的老太太慌忙卧倒,半边脸眼睛滴溜溜的看着儿子,大儿子走到床前,轻声问:妈,您能起来走动了啊?你身后那是什么?
  
  老太太一抬头,露出埋在枕头上的另半边脸,半边毛茸茸的猫脸,血迹正沿着猫嘴边滴下来,对着大儿子阴森森一笑。。。
  
  大儿子一声狂叫,跌跌冲冲退出门槛,翻身拉起门扇大叫:来人啊,来人啊,救命啊,我妈被花皮附体啦。院子里各个房间纷纷亮起了灯,不一会大家都披着衣服跑了出来,大致听打儿子这么一说,个个寒毛直竖,也顾不得家丑不可外扬,打开院门就喊左邻右舍来帮忙。
  
  等到小屋门前围的结结实实,大儿子才想起来从关门后屋子里就没有过动静,眼看周围这么多抗棍舞棒的人,壮起胆子开门一看:屋子里哪有什么老太太,只炕上有一具被咬的血肉模糊的男孩尸体,掀起炕,炕下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掏起了一个大洞,幽幽深深的不知道有多长,有长的短小精悍又大胆的邻居牵着绳子爬进去一直到头,发现出来的地方已经在乱坟岗上。
  
  从那以后乱坟岗经常有埋的不深的棺材被胡乱刨出来,里面尸体被啃得七零八落,后来发展到夜里路过乱坟岗的活人也有被开膛破肚,肠子拖了一地的,后来镇上的人凑钱请了几个猎户才把已经说不清是人是猫的猫脸老太太给崩了,据说火化的时候,人皮在火里直扭,怎么看都觉得人皮下面有个狸猫一样的东西要钻出来。
  
  事件10:朱秀华借尸还魂事件
  
  实际拜访经过:
  
  这是一个千真万确的事实,之所以要告诉您这个借尸还魂的故事,并不是让您觉得奇异,而是证明这世界上确实有六道轮迴、因果报应这件事,而且这件事就发生在今日的臺湾。
  
  (一)麦寮乡下奇事发生
  
  记得民国五十年的二月间,星云法师应邀到虎尾讲经,那时候同来的还有煮云法师,因為白天没事,我们几位居士,就陪著两位法师,到虎尾附近的乡下去玩玩。
  
  在星云法师讲经的同时,智道尼师有事在麦寮,我因没有去过麦寮,所以就动了到麦寮去玩玩的念头。麦寮是个靠海的地方,交通并不方便,也没有什麼好玩的地方。我们在紫云寺,拜访过智道尼师以后,就想赶回虎尾,可是紫云寺的住持,坚持我们吃午饭,而且班车已过,我们就又留下来在大殿上聊天,现在,我们所讲的奇事也就是在聊天的时候由一位许庇右先生透露出来的。
  
  (二)海丰岛上初遇亡魂
  
  这是个「借尸还魂」的故事,本来这件事已经发生了很久,故事的主人一直不愿意渲染这件事,所以知道这个事实的人,只限於麦寮附近的居民,至於外地的人,虽然偶或听到过传说,但都把它认為是神奇鬼怪的故事,或者认為是不可能的事,一直没有人去注意它。
  
  起初我听到这件事的时候,因為叙说的人说话没有条理,听起来有些杂乱。我们只知道有一位吴先生在海丰岛工作,遇到一位金门小姐的旎辏F在这位朱秀华小姐借尸还魂了,其餘的,这位先生虽然说了许多,我还是听不明白。可是,听到「借尸还魂」这回事就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所以我们就打消了吃过午饭马上回虎尾的主意,决定去访问故事中的主角。
  
  (三)阿罔身体秀华佔有
  
  中山路是麦寮乡较為整齐的一条街道,这一位被目為神奇的人物就住在这条街上,门牌九十五号;是一家建材行,故事的主角就是这一家得昌建材行的主人,吴秋得先生的太太林罔腰女士。我们一行人到达这一家建材行时,吴太太下田去了,主人吴秋得先生正在忙著办公,当他知道我们的来意时,先是一脸难色,后来又经过我们再三的询问,他才带著无可奈何的神情,告诉我们事情的一些经过:
  
  「那是民国四十八年(一九五九年)的事了,因為我经营建材生意,所以参加了臺西乡海丰岛工事的建筑工作,在那段时间我很少回家,偶尔一回家,太太就生病,可是当我再去海丰岛的时候,她的病就好些。后来,我回家次数越多,她的病就越重,等到海丰岛的工事全都完工,我回到家来,我太太的病已严重到不可收拾了。她的病不是甚麼致命的病,而是精神不正常,闹到最严重的时候,我们本来要送她到精神病院,可是她不愿意,而且我们几个人合力抓她都没办法,她还大声嚷著:『不要抓我去精神病院,我没有精神病,我是金门人,我叫朱秀华,我是借尸还魂的。』我太太本来叫林罔腰,她竟说她是甚麼朱秀华,而且说话的口音完全改变了,我简直不相信我太太的身体已被另一个灵魂所佔据。」
  
  吴先生好像已沉缅在回忆之中,他的眼光凝视著办公桌上那张夫妇合照。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然后他接著说:「我实在没想到,世界上竟会有这种事发生,更没有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们家裡。」稍微停顿了一下,他又说:「我在工地那段时间裡,每次从海丰岛骑脚踏车回家,总感到肩膀上有点重重的,但我想那是因為路太颠的关系,所以一直没有留意。事后,我才知道,每次我回家时,那位金门姑娘,总是坐在车子后面载货的架子上,跟著我回家。」说到这裡,吴先生不愿再说下去了,就藉著给客人倒茶结束了他的谈话。
  
  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在我们谈话的时候,跑出去找吴太太,他还告诉我们,有许多人要来看她,她都不肯见人,这一次是否愿意见人,他还不敢保证。不过,他答应我们尽力找她。当吴先生倒茶的时候,他的外甥陪著我们谈话,当然,我们的话题都集中在「借尸还魂」上。这位年约二十的先生说:
  
  「舅妈生病的时候,我一直陪著舅舅守住她,舅妈有时哭,有候嘴裡念念有词,但我们都不知道舅妈说些什麼,好多次她从床上坐起来,我和舅舅想把她压倒在床上,可是她的力气真大,不仅我们没办法把她推下去,她反而把我们推开了,我想一个女人的气力哪会那麼大,那準是她那一班朋友帮著她。」说到这裡他做了一个神秘的表情,我知道他所指的朋友是那些孤魂。他继续叙述:「当我们知道了舅妈的魂已换了一个人的时候,我们也莫可奈何了,只好让她好好的养病,起初她好像对什麼都不习惯,比如舅舅叫她阿罔时,她会说:『我叫秀华,我不叫阿罔。』她的姐姐和妈妈来看她时,她会愣愣的说︰『我不认识你们,你们是谁呀!』当然,我们的邻居,她也全不认识了。」说到这裡,他向房门瞟了一眼,他深怕他的舅舅会在此时出现,也好像怕他舅舅听到了他的话,他压低了声音接著讲下去:
  
  「舅舅是个对家庭很负责任的人,虽然他和以前的舅妈(指吴林罔腰女士)意气不太相投,但他从来不在外面乱找女朋友。可是那一次在海丰岛建筑工事的时候,就有好多工人看见有个女孩子老跟在舅舅身旁,因此那些人常说,想不到吴先生这位老实人也这麼不老实!有时候,年纪长些的老工人,在休息的时候和舅舅聊天,老把话扯到女孩子身上去,又说舅舅艷福不浅。舅舅对这些人的话简直是莫名其妙,他一直否认他曾带女孩子到过工地,可是儘管舅舅否认,那些工人们还是谈个不休,舅舅认為他们是无聊了,故意拿他开玩笑,所以也就不理会他们,没想到那时我们这位舅妈(指朱秀华)早就天天跟著他了。」燃了一支烟,他又接著说:
  
  「说起来也真是不可思议,海丰岛的工事已经有好多人去做过,可是以前每一个包工都亏了本,或者是有工人在工地摔伤,可是舅舅承做这个工事时,不但赚了钱,而且工人们也都很平安,这也许是那些海丰岛的孤魂,默默的保右著吧﹖」
  
  吴先生端出了几杯茶,我们一面喝茶,一面听著:「也许你们不相信,可是那是我亲自见到的事,讲起来我还有些心悸,当这位舅妈(指朱秀华)病刚好些的时候,她常说有朋友来找她,要我们準备凳子和香烟招待客人。每次我们照她的话準备了,但我们看不见有什麼人来,只是听见舅妈和客人讲话,而且有说有笑,更奇怪的是那些竹凳子真是像有人坐下一样,会吱吱作响,还有,我们点燃了香烟,放在烟灰缸上,香烟没有人抽它,竟然自己燃到一点都不剩。舅妈说送客的话时,那些板凳又是吱吱作响,想必準是那些孤魂怕舅妈寂寞了,所以来陪舅妈,可是过些时候,他们就不来了。」
  
  「自从舅妈好了以后,她真是什麼都会帮著做,和以前的舅妈,完全是变了两个人了,以前,舅妈只是会烧烧饭,其餘的什麼事都不会做,可是自从病后,她和以往完全不同了,现在她只是会下田,会做粗重的工作,至於煮饭,她却说:「不会做。」这就很怪了,不仅如此,连平常的嗜好,走路的动作也都不一样了,当然萝,最大的改变是她讲话的口音,她现在讲的话完全是金门腔。」
  
  说到这裡,这位先生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正在全神贯注听著他讲话的我们,又指了指供桌上正当中,所供的观音菩萨画像和地藏菩萨的塑像,继续告诉我们:「舅舅本来是只供祖宗,这些都是舅妈(指朱秀华)来了后才新供的,告诉您们吧,以前舅妈是鱼肉都吃的,可是自从换了一个人以后,不但不去吃它,连碰都不愿去碰它一下,这两年来,她都是和家人分开吃哩﹗」
  
  说到这裡,那位带我们来的许先生,正好从外面进来,我们盼望著故事中的主角,会跟著他进来,可是他摇了摇头,告诉我们:「唉﹗她不肯进来,她哭了﹗」
精彩推荐:英国ufo ufo探索 悬棺 故宫灵异事件

热门文章推荐

阅读TOP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