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访问:m.49363.com

网站地图

未解之谜网_世界未解之谜从这里开始解密!

惊闻:川岛芳子没处死?居住长春活到1978年

 更新时间:2010-10-18 20:42


  画家称川岛芳子没死? 活到1978年
  长春市的职业画家张钰最近放出惊人之言,他声称自己的姥姥就是著名人物满清皇室后裔日本间谍川岛芳子!这是真的吗?
  川岛芳子难道真在刑场被替身换出,隐居于长春直到1978年才死?惊人言论来自于长春市的职业画家张钰。研究者何景方介绍,张钰的姥爷段翔(尊重被采访者意愿,此为化名),正是当年把川岛芳子送到长春的3个人之一。
  “这些事,都是姥爷临终时告诉我的。”昨日采访中,张钰确认了上述说法
  ■不同观点
  “诈死说”遭到怀疑
  连日来,本报关于“川岛芳子诈死隐居长春”的报道引起多方关注。
  昨日,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吉林市民胡先生打来电话称,他曾是一位记者,写过200多篇传奇人物的传记,“1998年,我在廊坊采访过川岛芳子的亲妹妹金墨玉,她亲口证实在刑场被枪决的就是川岛芳子本人。当时金墨玉和亲人没看到行刑过程,也没有看到川岛芳子的尸体,但他们确信,那不是替身。”胡先生说,“我认为,现在研究者们的说法是荒谬的。”
  对此,何景方等人认为死刑过程虽存疑点,但的确不能证明什么。他们的论点支撑,在于目前找到的证据。
  方姥在1978年去世
  主攻工笔画的张钰,1967年出生在长春地区。她的名片上,写着5个社会头衔,包括中国书画研究会会员、长春市政协书画院理事等。
  张钰介绍,她的母亲是日本遗孤,1岁时被段翔收养。段翔住在四平,家有一妻三儿。在长春新立城附近,段翔还有一位关系很深的女子,此人姓方,张钰称其为“方姥”,当时包括家人在内,都以为方姥是段翔“外面的女人”。
  “我母亲5岁到9岁时与方姥经常住在一起,我小时也常去方姥家玩,记得她个子不高不矮,大约在1.60米到1.65米之间,肤色发黄,挺爱化妆的。”张钰说,“1978年,方姥去世了。”
  姥爷的临终遗言曝出“惊天秘密”
  张钰说,2004年年末的一个晚上,86岁的段翔把她叫到床边,“姥爷让我把灯和电视都关了,打开台灯,他说有话要交代。”
  “姥爷指着墙上一幅画,让我拿下来包好,回长春交给我母亲保管,他说这幅画是方姥画给我的,留作纪念。”张钰说,这幅画正是记者看到的《日本风情女子浴嬉图》。
  “接下来,姥爷在纸上写了一句话:方姥就是川岛芳子。”张钰说,“我以前听过评书《少帅传奇》,知道川岛芳子是谁,我看到这句话几乎眼前一黑,完全不相信。姥爷接着说,‘伪满’时,他为满铁四平铁路伪警察局局长当翻译官,经常去天津东兴楼饭庄(记者注:史料载,川岛芳子曾以东兴楼为据点刺探情报),接触到了川岛芳子。后来有人在刑场上用替身换出了她,在东北挑选了几个供川岛芳子隐居的地方,最后把隐居地点选在新立城。1949年,姥爷等3个人带着川岛芳子来到新立城,把她安置在这里。”
  张钰说,姥爷交代这些话时,身边只有她一个人,“没过几天,姥爷去世了。”
  段翔有可能接触过川岛芳子
  去年,张钰把段翔的遗言详细告诉了研究者李刚、何景方,这些话引起研究者的兴趣。“我们先想到,应该调查段翔这个人,看他的经历有没有可能与川岛芳子接触上。”何景方说。
  根据何景方等人出具的材料,段翔在伪满时期上过日语学校,于1935年至1942年间在“满铁”工作,精通日语。“伪满”后期,段翔考入“伪警察学校”。解放战争时期,段翔参加我军后又叛变投敌,两次参加国民党部队。
  “段翔有此经历,我们认为他与川岛芳子存在交往的可能性,而且他有帮助川岛芳子的‘立场’因素。”何景方称,随着调查深入,“张钰母亲又透露一个信息,段翔的亲娘舅于老太爷,在乾清宫当过御前侍卫,与肃亲王善耆交好,清末时在肃亲王府结识了日本浪人川岛浪速。”善耆、川岛浪速分别是川岛芳子的生父和养父。
  “钰”字与川岛芳子的妹妹有关?
  张钰还告诉记者:“我本名叫张波涛,1994年,我作画需要笔名,姥爷告诉我用‘钰’,他说这是方姥给我取的名,但我出生时母亲不同意用,现在正好用上。”
  研究者们认为,如果方姥是川岛芳子,那么她最想念的应有3个人:妹妹金墨玉、好友李香兰、秘书兼情人小方八郎。“钰”字,正是金与玉的结合,这印证着川岛芳子对妹妹的思念之情。
  张钰说:“我还记得,方姥当年爱听李香兰的唱碟。姥爷告诉我,方姥留下的遗物中,有一件指明要送给小方八郎。”
  另一点让研究者感到兴奋的是,方姥曾经教过张钰日本话以及歌谣,其中一首歌名叫《蒙古姑娘》,据说这首歌的作者正是川岛芳子。“张钰能够背出《蒙古姑娘》歌词,而在那时她并不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是谁。”何景方说。记者现场请张钰背诵该歌歌词,与原词有出入,但差别不大。
  上述证据,几乎都建立在“说”的基础上,研究者凭此得出的结论离真实有多远?张钰提到,方姥有个密码箱,里面藏有她的大量遗物,这些物件似乎更能证明其身份。
  张钰决定为本报记者打开密码箱……
  爱新觉罗德崇:川岛芳子解放后来过我家
  想证明张钰所说的方姥真是川岛芳子,必须有一个前提:川岛芳子没有死于枪刑。就此,现居沈阳的中国北方少数民族文化研究基地发展委员会主任、辽宁省民俗协会副会长爱新觉罗•德崇先生称:“我在解放后见过璧辉!”
  金璧辉,川岛芳子的中文名,在其“官方死亡”60年后,此说可谓惊人。
  回忆 家里来了位神秘女客人
  昨日,农历十月十三,满族传统节日“颁金节”。爱新觉罗德崇,这位爱新觉罗家族的宗长,特意穿上了传统民族服饰接受采访。
  “我的辈名叫溥?。”64岁的德崇说,自己年龄不算太大,但从族辈来算,“我与溥仪是一辈的,算是宗兄弟。”德崇幼年时与奶妈住在北京,直到1995年回到沈阳的家中。对于川岛芳子,他有一段不可磨灭的记忆。
  “小时候我的家里总来客人。”德崇回忆说,大概是在1955年底到1956年初春间,“家里来了一个女人,穿着棉猴儿,围着围巾,衣着普通,但气质很好。”
  按照家族礼仪,这女人向德崇父亲拜了礼,“是很地道的满族大躬。”德崇说,当时他听到父亲爱新觉罗载?说了一声:“来,璧辉。”
   他们用满语加日语交谈
  德崇说,按满族礼仪,家里来客,小孩不能在旁边听,“我向这个女人拜了礼,就出屋了。”
  记者提出疑问,那个时候德崇10岁刚出头,对这件事怎么记得如此清晰,尤其还记得那个女人的名字?
  德崇表示:“我相信自己的记忆力,我两岁半就到私塾念书,小时候学的满文,40年后都能记得清清楚楚。”
  德崇称,当时他出屋后,在门外听到了大人们与这个女人的谈话声,“具体内容听不清,但我记得他们是用满语夹着日语交谈。”德崇说,这个女人在他家里待了两三个小时就走了。
  建议拍电影
  姐姐说她是“金璧辉”
  时隔不久,德崇和姐姐溥贤(已去世)一次谈话,不知怎么就谈到这位神秘女客人身上。“当时我问,那个女人也是家族里的人吗?溥贤姐姐说:‘她也是爱新觉罗家族的人,而且这个女人不得了,能文能武,特别有能耐,连死都有人替。’姐姐还告诉我,那个女人挺有名的,叫金璧辉。”德崇说,那时他还小,不知道金璧辉是谁。
  德崇看过张钰对方姥照片的临摹画像,他表示:“虽然我无法断定张钰的方姥就是川岛芳子,但这画像与那位女客人确实非常像。”
  德崇还透露,爱新觉罗家族里不少上岁数的人中,有着川岛芳子在死刑场上被替身换出的说法。
  对证 方姥当时确实在辽宁
  看过本报上周报道的读者应该记得,张钰称:方姥夏天时在长春新立城居住,冬天会到浙江某寺过冬。然而,根据德崇的说法,去他家做客的“璧辉”是在冬天来到沈阳,那方姥是不是这个“璧辉”呢?
  研究者李刚称,张钰之母曾以书面形式介绍,大概在1955年前后的冬天,张钰之母身患重病,在长春的医院没有治好。此时,方姥从浙江赶回长春,带着张钰之母去辽宁省鞍山市汤岗子疗养院,当时方姥身穿一件棉猴儿,帽沿的转圈有着像狐狸皮的保暖毛边。
  研究者认为,鞍山与沈阳很近,方姥与“璧辉”在相近的时间,出现在相近的地点,穿着相似的衣服。这可能是巧合,更大的可能是,两者就是同一个人。
  另外,研究者还认为,川岛芳子曾在伪满时期多次去过汤岗子温泉,对当地相当了解。方姥提出让张钰之母去汤岗子温泉,这恐怕不是巧合。
大家都在看